k04d0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 ptt-第一百五十九章 綠光俠閲讀-ego1d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蒙古人没汉人那么多繁文缛节,婚事说定了,娘家摆个酒,姑爷就可以把新娘子接走了。
在哲恒阿哈举办的送行宴会上,吕光继续偷眼观察,发现俺答这老货已经被钟金迷得五迷三道了。
只见老色胚端着酒碗敷衍哲恒阿哈等人,两眼却止不住的往钟金身上瞥。火辣辣的目光在她的俏脸上小腰上扫来扫去,那一双三角眼就跟带钩子似的,恨不得把她衣裙钩破,瞧瞧那鼓涨涨的小胸脯,到底有多白嫩。
看着俺答汗不断抖动的喉结,吕光估计他光口水就咽了两斤,心下便愈发笃定,这老色胚想对外孙女兼孙媳妇下手了。
这种事儿在大明可能禽兽不如,虽然也有扒灰的老公公,但绝对都是偷偷的搞。就是再丧心病狂的恶霸,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强行霸占孙媳妇的。
不然,就算儿子不告官,也绝对会社会性死亡的……
农妇灵泉
但这年代草原上没有伦理可言,男人更像是动物,女性更像是财产。父亲死后,儿子会继承他所有的财产……包括父亲的女人们,当然亲生母亲除外。
有的女人能连嫁祖孙三代,生的小儿子管大儿子叫叔叔。
所以吕光判定,俺答决计不会有伦理禁忌的。那么想重演凤仪亭一幕,就只需要把‘吕布’支开,给‘董卓’和‘貂蝉’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即可。
想清楚此节,事情就简单了,只要灌把汉那吉喝酒就行了。
其实根本不用他灌,被抢走了梦中情人的奇拉古特部男人们,恨不得将把汉那吉活活灌死……就是灌不死,能让他晚上不能人道,晚一日日钟金也是好的。
把汉那吉也是乐傻了,对劝酒那是来者不拒。马奶酒劲儿又小,他喝了一碗又一碗,少说几十碗。
我的青春不荒唐 粉色豬小妹
把个阿力哥急的都快成奥利给了,正因为这酒劲儿小,所以才容易过饮,像那吉这个喝法,非得醉倒一两天不可!
但绿光绿大侠,哦不,吕光吕大夫拉住他,说今天纳吉高兴,就让他喝吧,反正人都娶回去了,晚几天洞房又如何?
阿力哥对绿光侠言听计从,自然不再作声,于是把汉那吉顺利被灌倒,不省人事的抬了回去。
宴会结束,看到姑爷醉成这样,哲恒阿哈说不行在这儿住一宿,等把汉那吉醒了酒再走吧。俺答却不以为意,让人把那孙子抬到装嫁妆的马车上,便带着孙媳妇踏上归途。
~~
把汉那吉这一醉就是一整天,等他醒过来,已经是翌日下午了。
他两眼发直的坐起来,揉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好半天才想起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干了什么。
“呵呵,我要日钟金了……”把汉那吉咧嘴发出了痴汉笑,才发现阿力哥和吕光也在。他忙改口道:“哦不,我终于娶到草原上最美的小百灵了,嘻嘻,嘿嘿,哈哈……”
虽然嘴里发苦,胃里反酸,全身就像棉花一样,可他那里已经硬邦邦了……我是说嘴硬。
冠軍傳奇 林海聽濤
“我不是好色,是因为娶了钟金可以得到奇拉古特部的支持,帮我讨回父亲的部众,成为一名真正的台吉,真的……这么说很合理吧?”
他杂七杂八说了一通,才发现两人面色有异,不由心下一紧,忙问道:“怎么,钟金不开心吗?”
阿力哥和吕光对视一眼,前者闷声道:“别吉开不开心不知道,反正我们很担心。”
“担心什么?”把汉那吉忙追问道。
“昨晚大汗把别吉叫去帐篷说话,到这会儿还没回来呢……”吕光小声嘟囔。
“又卜?!”把汉那吉登时酒醒了大半,猛然站起来道:“你再说一遍?”
侍卫生包子 瑰屿
绿光侠便重复一遍。
“为什么不早把我叫起来?!”把汉那吉勃然大怒,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谁知两腿一软,又噗通跪在地上。
两人赶紧扶住他,阿力哥道:“那吉醉成这样,怎么叫也叫不醒啊。”
金牌相公
“你们不会踹我几脚吗?给我一刀也好啊!”把汉那吉气得浑身发抖,咆哮道:“钟金要是让那老色胚糟蹋了,我也不想活了!”
“这事儿怨我,怨我。”吕光忙一脸歉疚的坦白道:“以为别吉怎么说也是大汗的外孙女兼孙女婿,他就是再好色,也不能抢那吉的爱人啊!可没想到天亮一问,别吉居然一宿未归,差她的侍女去问,也没音讯,我们这才着了急……”
“啊啊啊!嗷嗷嗷!”把汉那吉心都碎成八瓣了,他像只受伤的狼,嗷嗷叫着提起弯刀,就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阿力哥和吕光怕他出事,忙紧紧跟上。
这会儿一行人还在半路上,俺答汗也不过搭了个大帐篷,周围一圈护卫守卫而已。
把汉那吉抬脚刚要往里进,却被大汗的亲卫拦住。
“站住,干什么?”往常对他客客气气的亲卫们,这会儿仿佛不认识这孙子一般。
“让开,我要进去!”把汉那吉面色煞白,呼吸急促,也不知是怒火上头还是酒劲没消。
“不行。”护卫们却毫不通融道:“大汗在休息,谁都不许打扰!”
把汉那吉闻言,脑袋嗡的一声,瞬间能想象出十八种姿势来。他感觉忽然大地回春,枯黄的大草原转眼就变得绿油油的,青草滴露水。
他像要吃人一样,目眦欲裂的问道:“快说,我的钟金是不是在里头?!”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草原上强者为尊,护卫们本来就瞧不起这个手无缚鸡之力,只仗着祖母宠爱就目中无人的小子。现在见他被自己爷爷戴了绿帽子,更是彻底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是的话,就快点让她出来,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破帐篷!”把汉那吉嗷嗷直叫道:“她是我的女人!”
“那吉,别吵了。”护卫队长笑着劝道:“这只肥羊昨晚就入了老大汗口中,此时已经吃得干干净净了。若硬要他吐出来,也是没味儿的白骨了。何如由他吃了,那吉再寻一只肥美的小羊呢?”
“你放屁,草原上哪能找到第二个钟金?我要和那老杂种拼了!”听了护卫队长的劝说,把汉那吉彻底失去了理智,抽出弯刀就朝他砍去道:“你也去死吧!”
“那吉,你想造反吗?!”护卫队长随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微一用力就把刀夺了过去。
我的明星校花老婆 调皮的武魂
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 咪咪大
“我就是要造反,我要跟老杂种拼了!”把汉那吉疯狂的扑腾起来。
“把他绑起来,听候大汗发落!”护卫队长一甩手,就把小鸡儿似的把汉那吉甩到了地上。
阿力哥和吕光见状,赶紧抢在护卫之前扶起把汉那吉,前者把他护在身后,忙赔不是道:“那吉酒还没醒,别跟他一般见识。”
“那就快点回去醒酒,这是耍酒疯的地方吗?”护卫队长冷哼一声,他也吃不准大汗会怎么处置那吉,便也乐得糊弄过去。
阿力哥和吕光如蒙大赦,忙扛着疯狂扭动的把汉那吉,回去他的帐篷。
回去后,把汉那吉把帐子里的东西统统砸掉,发泄了好一通,才像被抽干力气一般,瘫在地上呜呜直哭。
含含糊糊听着,好像都是在咒骂俺答祖宗的……这孩子也真是气糊涂了,那也是他自己祖宗啊。
两人唯恐他寻短见,寸步不敢离开,吕光还哭着抽自己的耳光,反复强调自己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禽兽,在大明是万万没有这种事的……朱子笑而不语。
又说这破草原上要啥没啥,想下馆子、逛青楼、听小曲、做大保健都没地方去,连骨肉亲情都没有的话,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不如我们走吧,跟我回内地去,从新开始一段新生活,至少那里没人知道你被绿了,不会被当成笑柄。
把汉那吉竟然听进去了,觉得此言很有道理。自己父亲的部众在老畜生手中,发生了这种事,他定然不会再给自己了。那留下来也只是沦为一众叔叔大爷堂兄弟的笑柄,生不如死。
平白去寻死,似也不值,自己还没见识过大明的花花世界呢。
嗯,移民吧……哦不,内附吧,似乎是唯一的路子了。
可他又有些踯躅道:“我所有钱财都做了嫁妆,已是身无分文,去了天朝如何谋生?想来那些小姐姐也不会不要钱吧?”
“哈哈,那吉真是身在宝山而不知啊,你可是俺答的孙子,在明国人眼中那就是无价之宝啊。”绿光侠便建议他申请政治避难道:“只要去大同府一说,自己要归顺。他们保准马上锦衣玉食、华屋豪车奉上,还得找十个八个大同婆姨伺候你,那丰乳肥臀、紧致润滑,肯定让你忘了情伤?”
“我不信,我只爱钟金!”把汉那吉咽口唾沫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您还别不信,人家大同的婆姨,从八九岁起,天天坐在酒缸口上练功,就连正德皇帝都慕名前去讨教。那小丫头再好,也就是个业余选手,怎么跟人家职业的比?”吕光唾沫横飞道。
萌萌兽宠:小吃货,生个崽 周子鱼
把汉那吉听得一硬一硬,哦不,一愣一愣,便上头道:“那就去见识见识?”
“那吉,你可别啊!”阿力哥忙劝阻道:“您是俺答汗的孙子,明国人有赏格两千两的,死活无论!”
“呃这……”把汉那吉一缩脖子。
“放心吧,那吉若归顺天朝,价值何止两千个两千两,明朝人最精明不过,怎会算不过账来?”吕光忙趁热打铁道。
太古星辰訣
“嗯。”把汉那吉寻思半晌,最后下定决心,让阿力哥拿一块炭来,在帐子上歪歪扭扭写道:
“我祖夺我妇,且以外孙女为妻,猪狗不如,我不能再当他孙子了。中原素重礼义,当不至有此灭伦背德之事,今日弃暗投明!纵死亦光明!”
写完,丢掉手中的炭块,在两人陪伴下,带上十几名忠心护卫,趁夜色离开了营地。
总裁婚不可测
俺答的护卫们都以为他是没脸呆在这里,提前回去跟哈屯告状了,也不以为意。直到第二天准备上路,拆他的帐篷时才看到留言,知道大汉的孙子竟投了明!
这真是爱是一道光,绿得人发慌,指引人投奔大同婆姨的大白腚……哦不,弃暗投明啊!
ps.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