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9c0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06 面見秦廣王相伴-hu8tk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没想到司马同昭不给我发挥空间。
其实我有个隐藏绝活,那就扎女纸人,那会跟老周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就研究咋把纸人扎的更像人了。
大神通 五月初八
导致殡仪用品商店生意曾一度爆棚。
咳咳咳……甚至有一些人买回去充当充气ww。
现在这一手绝活展现不出来了啊!
我也不清楚秦广王他老人家啥性格啊!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上了车,帅哥阴差坐在主驾驶启动玛莎拉蒂。
女团大总统 叫兽大人
车辆触感到是与阳间相同,连从引擎到纯皮沙发座椅模仿惟妙惟肖,丝毫不会产生不适感觉。
车行驶出停车场。
我仿佛置身阳间,街道有红绿灯,街边有来来往往的冥鬼,甚至街道两边还有商铺。
什么“好运来阴间菜”。
什么“刚好遇见你情趣宾馆”。
現實的遊戲 永不消散的笑臉
什么“隔壁老王零食专卖”。
什么“地方宏通鬼力有限公司”。
什么“一起来嚎吧贩量式KTV”。
什么“亿达影视购物广场”。
什么“酆都城建设银行钱庄”。
应有尽有,样样不落。
宛如置身阳间。
天边月亮彻底暗下来形如夜晚。
路边街灯明亮无比映射下来有的冥鬼有影子,有的冥鬼没有影子,穿插而过略显诡异。
这些娱乐场所虽然生意不能与阳间相同,但是并不缺少顾客,有男女鬼情侣开房的,有提大包小包从购物广场满载而归的,有三三两两走进KTV想放飞自我的。
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还有无营业执照的小商小贩在贩卖“老关外烤冷面”,“川蜀特色麻辣烫”,“关西大饼卷一切”和“叫了个鸡炸鸡”。
沃特发?!
这鬼还能吃东西呢嘛?!
我煞是不解问那帅哥阴差:“师兄……咱地府还有这些东西呢嘛?吃嘴里能有味儿吗?!况且我一路过来也没看着种庄稼和养动物的地方啊!”
“地府很大,酆都城也很大。”
帅哥阴差遵守交通规则等红绿灯期间为我解释:“阳间最大的直辖市不是重市嘛!一个酆都城应该能抵得上十五个重市,包括周边县市。咱们现在的位置只是酆都城一角,你像那些往酆南酆北郊区走的,那边就有田地啥的供冥鬼种植以及生存。而且混着肉身就能吃东西,但是总体老说口感还是要照阳间差不多,毕竟咱们死了嘛!”
“哦哦哦,这样啊……”
我转一下脑筋,稍微猥琐说道:“既然这些东西都有……那啥存在吗?!就是能那啥一下子的!”
“哦哦哦!你说那啥啊!也有!”
帅哥阴差一副你懂得的表情:“有是有,但是数量不多,主要是受地府官方管控。像一些暗娼啊啥的,抓住是要判刑的,秦广王殿下不想让这些东西泛滥。”
“那我懂了。”
妖孽橫行,狂妃禍江山!
穿越誅仙
我深以为然点点头。
帅哥阴差也很好说话,不刻板:“你要是想那啥的话,我现在可以领你去见识见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新冥币,就当是为你接风洗尘了!”
“可千万别!”
人家秦广王在等着我呢!我半路直接去嫖,好像不太好!万一人家急眼把我捶死,现在是我可是没有反抗之力啊!整不好就真葬身地府了!
“说着玩的!说着玩的!”
帅哥阴差带着玩味坏笑两下,继续说道:“之前你可出是真出风头了啊!自从你那次女装直播之后,那咱酆都城内的青楼直接推出赵大炮同款制服!生意是一天比一天的好!你都快引领地府时尚了!”
哎?
他知道我身份的呢?
绝世邪夫落跑妃
不能也是秦广王身边人吧!?
又或者说是又一个在阳间以鬼道成仙的大神?!
经过遇见钟馗这件事后,我脑袋很是混乱,所以直接把心中想法说出口:“师兄你不能也是在阳间成仙的吧……我刚从半步多碰上钟馗!”
“我可没有钟判官厉害!钟判官虽然嫉恶如仇,但是人其实很随和的,之前奉酆都北阴大帝之令镇守半步多至今,是为地府立下汗马功劳的。”
钟馗咋说也是一代人心目中偶像,早些年电视剧没少循环播放《钟馗传奇》这部电视剧,我小时候还看过呢!里面的钟馗是港台男星扮演的。
帅哥阴差对于钟馗的敬佩从语气中就能听出来,介绍自己的时候就有些低调:“他的高度是我奋斗一辈子鬼生都无法企及的……我现在是乙等阴差,主要负责管理酆都火车站各项事物,你可以叫我张不悔。”
乙等不弱了!
算是地府中坚力量。
我爽快答应:“好的,不悔师兄。”
“哈哈哈。”
张不悔忍不住笑了笑,松开方向盘一把抓住我大腿:“青燚师弟,你现在可值老多钱了!那些土豪们争相抢着要买你的初夜呢!你可得注意安全。”
听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冷汗就冒出额头:“你别跟我闹!我一个大老爷们有啥初夜不初夜的!”
“行,没有没有!”
“不悔师兄,你得信我啊!”
“我信你,我信你!回头买手机了可得把鬼鬼号告诉我!回头我就高价出售你鬼鬼号,溜个缝子钱!”
“你再这样!我就上秦广王殿下那打你小报告!”
“哈哈哈!”
……
车开有一个半小时。
张不悔把我送到了位于酆都东部的酆都核心大厦,但听张不悔说,秦广王平时很少来这里,他一般深居简出在酆都城中间的秦广殿里,大部分有啥指令也是在那里发出。这栋酆都核心大厦只是酆都城商业建筑的其中之一,说明秦广王见我属于私下见面,没整太多规矩。
一栋三十多层高的大厦与阳间写字楼类似,可能是由于下班原因,大厦里没有多余鬼的影子。
张不悔带我坐电梯直达顶层天台。
天台顶部有个特意为秦广王搭建出来的居所,整体风格像极了阳间普通庙宇,而且带着一股子大巧无工的气质,风水格局注重修身养性,滋长阴气。
我俩下了电梯,张不悔拉开通往庙宇的大门:“我就不进去了,殿下只见你一个。”
“那不悔师兄你慢走。”
心里不忐忑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心脏此时此刻停止跳动了,否则肯定得从我嘴里蹦出来。
要见的可是阎罗啊!
掌控地府核心权利的大人物啊!
在阳间能夜止婴啼的鬼神啊!
我双脚不知觉发颤,轻手轻脚给自己施下五行压力,口水一口一口往肚子里咽,直到口腔发干发涩发苦,才一口作气迈步走进这雕刻九条五爪金龙当守门神的庙宇。
“来了?”
我以为会见到很**隆重的场面,因为按照书籍记载十大阎罗都是很严肃的存在,书籍资料对他们面貌描写主要突出其**性,比如描写秦广王就是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右手持笏于胸前。
而此刻我耳边响起一到儒雅中年男子的声音,我原本低头不敢向前看的眼睛在这道声音关怀下,竟然敢去看这庙宇中的每道风景。
眼前看到……
两个身穿青袍男子正在昏黄灯光下煮着热茶……一个我见过,是司马同昭,另一个不言而喻。
秦广王!
光看秦广王长相和书中描写的不一样,他用发冠竖着及腰的长头发,头发又是半黑半白为他添出一笔神秘色彩。整个脸庞有棱有角,通过侧脸便可以看到他那独一无二的豹眼,但这豹眼加上他那羽玉眉没有把他衬托像个暴君,翻到更像是一个温雅君子。
大妻小夫之望族主母
看人神色先看眼睛。
看人福运先看鼻梁。
他鼻梁挺拔不是狮子鼻,而是鹰钩鼻配上那略显醇厚的嘴唇显得他又不是很薄情寡义。
福运顶梁聚则不散,成仙是在所难免的事儿。
再加上千百年来久居高位让他身体有种足以操控人心和鬼心的魅力,让人或鬼在不经意间选择臣服。
如果整体概括他长相以及气质,我想一句诗正合适。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他正在沏茶的动作不缓不慢,更没有因为我目光始终没他身上移开而感到嗔怒,淡淡开口道:“看够了吗?”
“赵青燚拜见秦广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