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vyj优美小說 漢世祖 ptt-第257章 黃花谷之戰-szv4b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黄花谷,口窄腹宽,一侧高岭,一侧绝壁,谷口没有深沟硬垒,只是一排木栅,两道羊角,却成为了来袭蜀军无法越过的天堑。
黄花谷口前,嚎叫声凄惨不绝,隐伏在侧翼及谷内的汉军弓弩兵,居高临下,对来袭的蜀军,进行这持续不断的打击,以最集中的注意力,最快的速度,发射着箭矢,石守信有令,将箭囊的箭都用干净。
而由韩继勋亲自率领的五百突击士卒,在第一时间便遭到了猛烈打击,还没摸到寨口,便被汉军几波攒射给射懵了。
勉强值得庆幸的是,这五百卒,是蜀军精锐,乱中取静,快速隐藏躲避,或依林木,或靠山石,竖盾以抗。
“使君,汉军早有准备,设伏于山侧!”几名蜀军劲卒,联合立盾,挡在韩继勋面前以作保护,麾下军校,满脸惊惶,低头矮身,大声地向他说道。
韩继勋的脸色有些苍白,惊魂难定,天色已然有些昏暗,周遭嗖嗖之声夹杂着士卒的惨叫,利箭带着强劲地力道扎在盾牌上,每一道声响都震在韩继勋心头。
额头热汗直冒,四下张望了下,天色已然有些暗淡,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黄花谷内燃起的些许灯火,绚丽明亮,不是指引他的明灯,带给他的反而是挫败与失望。
“汉军有多少人?后队如何?”韩继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观察着,一边察问情况。
“谷内、岭侧皆有敌军,旗帜闪动,鼓鸣人喊,辨不清军力。汉军但以密集弓弩,射杀我军!”身边的军校语气中难掩畏惧,快速答来:“使君,请快想办法,如何应敌啊?”
来袭的蜀军本是跋涉一天,疲惫不堪,中间的大队进军时保持着攻击戒备的阵形,也迅速地被汉军的强弓硬弩射散了。石守信另派了两营士卒,在山侧埋伏,此时仅负责摇旗呐喊,也表现出了足够的震慑力。
韩继勋这边,额头汗水不断滴落,望着那愈显晦暗难明的山林,其间人影幢幢,箭如雨下,如自深渊射出的索命利器。
大脑疯狂转动,虽然对汉军的提前应对并设伏感到惊诧,但这个时候也根本顾不上探究了,紧急之间,韩继勋也知道,自己必须地做决定了。
当然,并没有考虑多久,眼见着拥挤在山道间,像没头苍蝇一般仍由汉军屠杀的蜀卒,韩继勋直接道:“赶快传令,让各营将领,约束士卒,撤军!”
虽然韩继勋知道,照眼下情况,撤退令一下,很可能酿成一场溃败,但是他没得选择。汉军早有准备,在不解敌情的情况下,拖下去,只会陷入更大的危机,及时摆脱,突围止损,才是最佳选择。
事实上,弓弩虽利,以兵力之故,除了一开始发难于无备之际,对蜀军的直接杀伤,并没有那么多,并且只有前锋与中路的蜀军遭到了重创。
但是,在受到伏击的情况下,军心的散乱,士气的崩溃,才是最大的打击。而韩继勋的撤退命令下达之后,后军迅速变相,沿原路撤回,中军边退边躲,至于前军则是不敢不顾,狼狈而逃了。
而石守信的兵力布置,也并没有全歼蜀军的意思,他只打算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战果。伏击发动之后,他变一直在谷顶,居高临下观战。
天后的绯闻老爸 夏雨打蝉
凌然处高,秋风吹动着征袍,猎猎作响,石守信挎刀而立,双目凛然,静静地观察着战场情形,目光中流露出的,是一种对生命的漠视。身侧,夕阳还剩下一大半殷红,成为其背景。
“将军,蜀军撤退了!”身边的部曲,突然激动地指着脚下,说道。
風雷震九州
“这蜀将,趁势攻寨,见机而退,倒也不失果断!若是未能提前勘破其动向,还真会给我军带来不小的麻烦!”石守信评点了一句。
旋即扬手,果断吩咐着:“点火,发信号!让伏兵出击,驱杀蜀军!”
“是!”
随着部曲一声高应,在黄花谷上,很快地喷发出几道花火,在这黯淡的天空下,十分明显。谷中岭间埋伏汉军见了,顿时在将校们的率领下冲出,杀声似乎都凝实了些。
韩继勋疾走在前,但见着山林间反射出密集的刀兵幽光,以及背后自谷中冲出的追杀汉军,他恨不能将查探军情的斥候给撕碎掉……
随着汉军伏军杀出,蜀军的溃败终成事实,士卒们加快了亡奔的步伐,身体似乎不疲了,山道似乎易行了,死伤也开始增大,狼奔豕突,仓皇无度。
谷中的汉军迅速追上,岭侧的伏兵下道需要小心并费些功夫,前后夹攻,截下了约莫千余的蜀军,绞杀数百,余者尽数投降。
韩继勋逃得较快,迅速地跟上,撤到中军“组织”起来,否则他难免不被留下,战殁或被俘。当然,丢下的上千蜀军,虽然败得快,降得快,仍旧起到了一点迟滞汉军追击脚步的作用。
但是,仍旧没有留出太多整军的时间与空间,虽然努力了一番,但兵败如山倒,溃势难止,韩继勋只能聚拢了数百兵,护送着他撤退。
也许这韩继勋在撤退方面,有着突出的天赋,从最后,跑到了最前头,沿途见道走道,逢林钻林。而蜀军之中,因践踏、坠崖、抢道而亡者,不胜其数,更有不少走失之卒。当然,还有诸多筋疲力竭者,识趣而干脆地选择缴械投降。
已然入夜,山林之间,跑累了的蜀军终于停下脚步。
“蜀军还在追吗?”韩继勋满身狼狈,头盔都掉了,问麾下。
“回使君,汉军追势已缓!”
“让将士们就地歇息吧!”四下看了看,韩继勋有些无力地吩咐道:“清点一下,我们还有多少人?”
“是!”
很快,在一片哀吟中,身心俱疲而又饥肠辘辘的蜀军败卒,瘫倒下来,肆意歇息。林中闪着些许火光,却是秋夜凉爽,阴风侵袭,有士卒忍不住生火取暖。
这种情况,顿时引得蜀军军官叫骂:“你们这些蠢材,是怕汉军认不清路,给汉军指路吗?”
说着,一阵拳打脚踢,顺便手忙脚乱地扑灭篝火。火光湮灭,黯淡的夜色下,隐隐能望见不少轻烟升起,不片刻,周遭响起了些哀伤的抽泣声。
“使君!末将清点过了,各营加起来,还剩千余士卒,编制散乱,兵不识将。其余将士,或死,或失,或降!”军校声音低沉地向韩继勋汇报着。
恋人栽跟斗
听此言,韩继勋面皮不由得抽搐了好几下,这一仗,败得太憋屈了,摸都没摸到汉军,就溃败了。汉军也狡猾,只是驱杀、收降,让蜀军自行溃散。
“不该莽撞撤退,应该集中力量,与汉军拼杀,或许能死中求生,转败为胜……”韩继勋忍不住叹息一句。
傲娇总裁绝色妻
“使君,这一路连逃十数里,辎重全数丢弃了,随身也没剩下多少口粮,将士们多难支持了。汉军犹追击不止,该如何?”麾下的声音中,透着些绝望。
韩继勋心里也没什么底了,只能尽力安抚道:“夜幕已降,山道难行,汉军得此大胜,不会再莽撞追击了,黑夜就是我们最好的掩护,否则岂会有我等喘息之机。告诉将士们,再坚持坚持,等我们回到唐仓,就安全了!”
——————
汉军似乎已经停止追击了,歇了半个时辰,不见动静,但韩继勋等人虽有些不放心,但也不敢再冒着夜色走岭道,太险。
战战兢兢地,待到翌日晨曦时分,天微微亮,一干败卒,方才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继续踏上回唐仓的道路。
将士皆颓丧不堪,韩继勋的心理活动则要更丰富些,黄牛寨败得痛快,黄花谷又是一败涂地,两战他可损失了后蜀近万的兵马。除了无尽的沮丧之外,便是忐忑与羞辱了,此罪难免,有心自杀赎罪,却又下不去手……
凭着求生的意志,韩继勋带着残兵终是回到了唐仓镇,跟随的军士已不到八百。然而见到的,是激战后的痕迹,而军寨上,飘扬的是刺眼的汉军军旗。
冰火
“唐仓也失陷了!”惊愕的声音几乎是从韩继勋嗓子里挤出来的,满脸的惊惧之情:“汉军反应何其之快,对我军动向,何以知晓如此清楚?”
很快,自唐仓镇内,突出一支汉军,目标直取韩继勋这股残兵。
“使君,怎么办?”左右惊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