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4xx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兩頭通吃推薦-umgrl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因为岛津中野不怎么摆架子,所以就连刘星等人都有他的私人电话号码,因此刘星直接将拍卖会的消息发给了岛津中野。
结果还没有过去一分钟,岛津中野便打了电话过来,“流星先生,你确定有这么一场拍卖会吗?”
“没错,现在落木拍卖行都已经开始宣传这次拍卖会了,所以我想要知道这个落木拍卖行是和我们武家派系有关系,还是和公家派系有联系?”刘星直接回答道。
手机那头的岛津中野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从我知道的消息来看,这个落木拍卖行十有八九是站在公家派系那边的,因为像这种国外的拍卖行在进入岛国的时候,一般都会与岛国的某个家族进行合作,这样才能够方便行事,毕竟拍卖行所涉及到的东西比较特殊,而且面向的人群也比较特别,所以能够和岛国的大家族进行合作,拍卖行就可以更快的融入岛国,找到更多更优质的买家。”
“因此这个落木拍卖行在进入岛国的时候,就是和五摄家中的鹰司家进行的合作,这个鹰司家虽然是五摄家中垫底的存在,而且整体实力也不怎么样,但是五摄家的名头还是让其增光不少,毕竟在没有真的开打之前,这五摄家的名头我们还是得给一些尊重的;同样也是因为五摄家这个名头,鹰司家肯定是属于公家派系的,不过我相信流星先生你们也应该听说过了,五摄家其实并不打算干涉公武之战。”
“原因很简单,五摄家与其说是公家家族,不如说是王室家族,所以就算是公家派系在公武之战完败,五摄家也不会受到太多的影响,当然了,五摄家如果过多的参与公武之战,我们武家派系还是不介意断掉它们一只胳膊的;因此如今的五摄家也就是挂名参战,最多再派几个家族成员以个人的名义加入战斗,这样五摄家就可以赢了血赚,输了不亏,总之除非是王室完蛋,否则五摄家是不能倒的。”
“所以我现在很怀疑落木拍卖行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举行一场拍卖会,应该是鹰司家在背后搞的鬼,原因也简单,那就是在我们武家派系在接手了名古屋的城区之后,公家派系想要通过正常途径将某些东西运到城区里可不容易,毕竟我们已经控制了各种物资的进城渠道,而走私家车路线的话我们也在主干道上做好了准备,虽然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但也能够拦住个十之八九。”
“但是拍卖会要出售的古董与艺术品,可就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渠道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走空中路线送到的机场,然后再由拍卖行自己的安保力量护送到拍卖行,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很难接触到那些拍卖品,因为这些拍卖品是接受过海关检查的,而海关查不出某些东西的异样也很正常。。。所以我们就算知道那些东西有问题,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东西进入拍卖行,除非我们派人伪装成劫匪。”
在听完岛津中野的话后,刘星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的确如此,看来公家派系这次是有备而来啊,而且还打定了我们就算知道也拿他们无可奈何。。。所以我很怀疑落木拍卖行会给我们武家派系的家族发邀请函,借此来挑衅我们。”
—————
刘星话音刚落,园田朱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然后园田朱里就把自己的手机屏幕朝向了刘星,刘星就看到了一张邀请函,而这条信息的发送人则是泽田弥音。
看来落木拍卖行还真的开始跳脸了。
“看来流星先生你还是一个预言家啊,刚刚落木拍卖行就派人来给我送了一张邀请函,希望我们岛津家族在明天可以赏脸去参加这次拍卖会。”
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寓 燕山婴石
女汉子的春天:亲爱的,那就是爱情
刘星可以听出来,岛津中野虽然语气略带笑意,但是也有点咬牙切齿。
毕竟这种程度的跳脸还是让人很不爽的,因为这就是“我知道你看我不爽,但是你咬不到我”的样子。
简爱之爱有天意
我是红颜但不祸水
有一说一,刘星现在也有一点不爽了,但是又找不到地方发泄出来。
所以,刘星只能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去参加这个拍卖会,给他们加几个节目?”
“算了,就算我们去恶意抬价,结果也会是由公家派系拿下他们想要的东西,毕竟公家派系都已经和落木拍卖行串通好了,何况这拍卖行业的水本来就很深啊。”
岛津中野苦笑着说道:“在拍卖界有这么一句话,那就是当一件东西拍出了高价之后,那么在市场上就会有一百件和它类似的东西同时提高身价,所以你就可以从新闻中看到一副字画在卖出了高价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新闻就会提到其他的拍卖会也是由字画拔得头筹,而这一招也被某些有心人用来抬高某个名家的身价。”
“哦,这个我知道,十多年前有一个画家的作品也就均价十多万,结果在短短几年中的时间中,因为他的作品每次出现在拍卖行上都会贵上几万,所以到了现在他的作品就已经是百万保底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觉得梵高的画作也算是被一点一点的炒作起来的,虽然他的画的确是挺不错的。”刘星忍不住吐槽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最後壹個煉金師
让刘星感觉意外的是,岛津中野竟然同意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流星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也是一个油画爱好者,而当时的梵高也只能算是小有名气,毕竟他也是那种典型的死后成名。。。我就这么说吧,像这种死后才成名的画家,其作品是最容易被炒作起来的,因为怀才不遇的悲惨人生是大众最容易接受的加分项,毕竟悲剧的故事往往比喜剧的故事更容易让人记忆犹新,同时人也很容易同情弱者。”
“对于大部分的古董来说,它们的做工肯定是远不如现代的,所以它们能够卖出天价的原因就只有一个——历史,而这里的历史可以一分为二,也就是年代与故事,一般来说年代越久,那么这件古董就越贵重,不过最近这几百年左右的古董并不会因为年代远近而出现太大的变化,所以这些古代就要讲故事了,而这里的故事就要着重强调它的制作人与拥有者。”
“于是乎,梵高的作品想要卖出高价,除了其本身好看之外,那就还得让梵高也成为一个真正的名人,这样才能让这些作品卖出天价。。。说句不好听的话,两幅绘画水平差不多的画作,名家的可以卖出一千万,而不知名者能卖一千就差不多了。。。所以我也算是见证了梵高如何成为世界最有名的画家,因为当年在炒作梵高的第一轮中我也算是一个亲历者。”
“炒作?你是说《向日葵》?”
因为刘星的手机是开着免提的,所以一旁的园田朱里也听到了岛津中野的话。
“没错,就是《向日葵》,当年岛国的黄金年代,也就是经济泡沫刚刚起来的时候,我也觉得在自己的手上有数不完的钱,再加上我当时喜欢油画,所以就挥舞着钞票去世界各地买名家名作,结果在那个时候我就认识好几个同样的油画爱好者,其中有一个人就曾经买过一副《向日葵》,而那副《向日葵》因为战争而毁坏了,所以他就想再去买一副,毕竟梵高的《向日葵》可是有十多副。”
“因为我当时也要去欧罗巴买画,所以我就和那个人一起出发,结果在半路上他接到了卖家的电话,然后有意思的事情就出现了——卖家决定将《向日葵》进行拍卖,不过最后不管那个人出价有多高,他都可以免费得到那副《向日葵》;于是乎,那个人就用几百倍的价格拿下了那副《向日葵》,从此梵高的画作就水涨船高。”
“顺带一提,梵高一生中创作了数千幅画,不过大多数画作按照现在的说法来说就是练手作,或者是技艺不成熟时期的作品,而在梵高死后其中最好的两百多幅画都由同一个收藏家买下,这换成如今的股市就可以说是控盘了,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这个收藏家是真的喜欢梵高的画作,不过这个收藏家如果真的喜欢,那梵高也不至于在穷困潦倒中寻了短见;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梵高的确有资格被塑造成一个怀才不遇的悲剧天才。”
“除此之外,梵高最主要的得分点还是他的作品与众不同,和当时主流的画家在技艺与选题上都有一定的出入,这就让梵高成为了一个非主流的艺术家,代表了反抗世俗,为人民说话。。。总之现在你们去查一下梵高的维基百科,就可以知道他的画作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代表了一种精神,而这就是典型的主观臆断了,反正梵高现在已经说不了话。”
听岛津中野这么一说,刘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一到阅读理解题——你觉得梵高的画作《xx》表现了他怎样的精神?
或许让梵高来做这道题,结果有可能会是零分。
等等,这话题好像越来越偏了。
听这岛津中野的口气,刘星觉得他还能够就“梵高”这个话题扯上一两个小时,所以刘星连忙说道:“呃,岛津先生,我们现在还是聊回明天的拍卖会吧。”
“呃,好的好的,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其实我之所以会聊梵高,主要还是想要证明我之前提到的那个结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看了一下明天的拍卖会,发现这场拍卖会将会持续三天,而且三天的拍卖品构成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时这第一天的拍卖品从介绍上来看是比不上后面两天的同类拍卖品,所以我想你们知道我的意思了吧?”岛津中野认真的说道。
名門婚謀 金鑲魚
“我明白,岛津先生你的意思是落木拍卖行想要利用第一天的拍卖品来提价,让后面两天拍卖品的价格水涨船高,这样一来我们如果要参与拍卖的话,很有可能会付出很高的溢价才能买到,而且买到的也不一定是公家派系想要的东西。。。看来这落木拍卖行是想要两头通吃啊!”
刘星立马就琢磨出了味,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参加拍卖会的话,虽然可能会损失一些金钱,但是我们可以确定公家派系从这场拍卖会中拿走了多少件东西,然后根据这些东西来确定里面可能有什么,所以这场拍卖会我们还是得参加,而且还必须得参与到竞拍中。”
穿越之腹黑夫君养成记 寒露清明
“这可不是什么小钱哦。”
岛津中野叹了一口气说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如今在太平了几十年后,古董的价格可是一直在水涨船高,甚至可以说是虚高了,所以我们在虚高的价格上再加价,那么亏得可不是一星半点,所以我这会儿一直在边打电话边看图册,发现就算是明天的拍卖会,最便宜的一幅画也能够卖出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价格,而这三天可是一共会卖出一百二十件物品!”
“嘶~”
刘星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刘星等人一直都说着不缺钱,但是这不缺钱也只是相对来说,如果真要让刘星等人一次性拿出一个亿来的话,虽然的确是能拿得出来,但也会有些伤筋动骨,何况这买的还只是一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的古董,想要后续出手换成现金也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这件古董的价格还是虚高中的虚高,所以这一来一回,刘星一行人的一个亿就有可能会变成半个亿。
“在拍卖界既然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那一人获罪也会满门抄斩,最近就有一个刚卖出天价的瓷器被爆出是赝品,结果最近几场拍卖会的瓷器要么流拍,要么价格直接跌倒谷底。”
得,看来这一个亿可能就只剩下零点一个亿了。